热烈祝贺元绪律师事务所被授予第五届全国法律援助工作先进集体
四川元绪律师事务所

成功案例

抽丝剥茧,还原案件事实

来源于:元绪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7-04-26 13:21:26
周某某贩卖、运输毒品案
 
案情介绍
周某某涉嫌贩卖、运输毒品案,由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经该院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为:2014年10月10日,同案犯王某与周某某共同出资14万元现金购买毒品,由周某某驾驶轿车前往重庆市梁平县购买毒品。当日21时许,周某某购买毒品后驾车返回达州市城区,途径达川区南外镇七里沟铁路附近公路时,被公安民警挡获,当场从其驾驶的轿车驾驶座下面缴获海洛因疑似物一块(净重346克)。经鉴定,从查获的346克毒品可疑物中检出海洛因,其海洛因含量为76.1%。据此,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周某某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运输,其行为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决周某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对周某某作案时所使用的轿车予以没收。
一审法院作出判决后,周某某对该份判决不服,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上诉。其认为本案存在特情介入引诱犯罪,其不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部分案件事实尚未查清,且对指控其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的证据不足,对其所驾驶的轿车是借来的,不应当没收。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本案后,委托四川省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法律援助律师,元绪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后,指派董棚飞、甘恬担任周某某二审阶段的辩护律师。
 
承办经过
元绪律师事务所律师接受委托后,立即仔细研究了一审刑事判决书和有关证据材料,了解案件的基本情况,并与周某某核实有关案件事实。经分析,发现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三个方面:一是本案是否存在特情介入;二是对周某某的定性是否准确;三是涉案车辆是否应当予以没收。
关于本案是否存在特情介入的问题:
通过仔细分析证据资料,抽丝剥茧,辩护律师发现以下几个方面的事实,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实有特情人员的介入,但是足以认定本案存在特情介入:
一、根据现有证据,曹某某系特情人员具有重大可能性。
1、《受案登记表》明确表示案件来源系情报人员提供;2、侦查机关作出的《情况说明》明确表示公安机关知晓毒资为现金14万元、购买毒品的种类以及到哪里购买毒品等相关的详细信息,且明确表示安排了情报人员曹某某去了解周某某所驾驶车辆的车牌号时恰巧被周某某碰见;3、证据资料中监控视屏截图显示,进入涉案房屋的共有三人,虽然一审法院并未将其作为证据使用,但是该证据与周某某的供述涉案房屋中共有三人相一致。可见,涉案房屋是一个密闭环境,而公安机关又并未采取技术侦查的情况下,除了当时在场的人员外,其他人根本不清楚当时的情况,而公安机关能够非常清楚地了解到当时的情况,只能是当时在场人员予以提供。
二、侦查机关对于所有涉及曹某某的相关证据均予以回避,且部分已经收集的证据未提交,导致审判机关确认特情介入难。具体如下:1、公安机关已经调取了涉案房屋外的监控视屏,但是并未让王某和周某某进行辨认;2、周某某供述系曹某某主动联系周某某的,且周某某已经供述了自己和曹某某的联系电话。公安机关也收集了双方的通话记录,但并未作为证据予以提交;3、既然周某某已经供述了当时涉案房屋内只有王某和曹某某在场,但是并未对在场人员的衣着情况进行调查。
从上述两点可见,在曹某某系特情人员具有重大可能性,且鉴于公安机关针对曹某某的有关证据均予以回避的特殊情况,根据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应当对该事实予以认定。
关于对周某某的定性是否准确的问题:
对于一审法院查明,认定周某某构成运输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不持异议。但是对于认定周某某构成贩卖毒品罪的事实尚未查清,证据不足,最终确认做无罪辩护。虽然确定了辩护方向,但是本案已经经过一审程序,而如何让辩护人的辩护观点能够被二审法院采纳,却是一大难点。本案中,一审法院认定周某某构成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只有王某与周某某案发时的通话记录、证人证言、查获在押的毒品以及周某某、王某的供述与辩解,看似证据确实充分,实则不然。具体理由如下:
一、一审法院尚未查清,有无贩卖毒品的事实、贩卖毒品的提议由谁提出的,以及购买毒品的毒资由谁提供的。
根据周某某的供述与辩解,涉案人员曹某某叫周某某到案发地房间,当时只有王某某和涉案人员曹某某两人在房间内,在曹某某将装有14万元现金的红色布口袋交给周某某后,周某某就离开了。而同案犯王某是零口供,且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曹某某只是到达过案发地房间外。换句话说,本案除了周某某的供述与辩解外,并无其他证据进行印证。而贩卖毒品的提议由谁提出的、购买毒品的毒资由谁提供以及有无贩卖毒品的客观事实均属于定罪量刑的主要依据,属于必须查证的事实。而一审法院在尚未查清案件事实的情况下,据此对周某某处以刑罚实属不当。
二、王某与周某某案发时的通话记录的证明力,是否能够证实王某与周某某以现金14万元购买毒品的情况。
通话记录能够直接反应的是同案犯案发时通话频繁,至于通话的内容只有通话的双方才清楚。并且公安机关也没有采取技术侦查措施,对该通话内容予以固定。在王某零口供以及周某某作出解释的情况下,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不应当作为认定周某某构成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即使周某某的解释不合理,该通话记录也仅仅只能证明案发时,王某与周某某之间有联系。
三、证人证言也不能证实贩卖毒品的情况。首先,证人了解到王某通过周某某购买毒品的信息是由王某告诉她的,也就是证人证言本身就是传来证据,且在王某零口供的情况下,尚未得到王某的认可。其次,证人只是了解到王某曾经通过周某某购买过毒品,并不知晓本次购买毒品的有关情况。当然也就不能证实王某与周某某案发时有贩卖毒品的行为。
关于涉案车辆是否应当予以没收的问题:
根据现有证据能够充分证实,周某某所驾驶的涉案车辆系周某某前妻在离婚后全额出资购买的二手车,登记在周某某儿子名下,且由周某某儿子实际使用。只是在案发前,周某某儿子将车辆借给了周某某,对于周某某借车使用的实际目的是不清楚的。可见,周某某儿子实际也是本案的被害人,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予以返还。
辩护人结合以上三个争议焦点,提出辩护人的辩护观点,最终得到了二审法院的充分认可。经二审法院合议庭评议,认定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点 评
毒品犯罪不同于一般刑事犯罪,通常是在极为隐蔽的状态下完成的,公安机关在缉毒过程中,往往安排侦查人员和特情人员,采取假扮吸毒者或毒贩的方式与贩毒嫌疑人接触,诱使其贩毒,从而在人脏俱获的情况下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在目前司法状况下,鉴于毒品犯罪的严重社会危害性,公安机关运用特情手段侦破毒品案件,是符合从严惩治毒品犯罪、维护社会秩序的实际需要的。但是在量刑时,应考虑从轻处罚。但是往往卷宗资料中,并无直接证据证实有特情人员的介入。此时,就需要律师仔细分析案卷资料,查找其中存在的蛛丝马迹。同时,毒品犯罪在案发后,往往只有同案犯的供述,通常为了逃避法律制裁,相互之间会推脱自己的责任,各执一词,在没有其他证据印证的情况下,形成“一对一”证据,此时,应当严格审查各项证据,确保仅有被告人供述认定案件事实时,对被告人处以刑罚的发生。
上一条:没有上一条。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数据
版权所有:元绪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1993~2012 Yuan Xu Law Firm 蜀ICP备14026961号 Powery By KHSoft
北京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1号四川大厦东塔楼24F 电话:(010)8833 7506 /8833 7507 传真:(010)8833 7508 Email:yuanxubj@yx-lawyer.com
四川地址: 成都市高新区吉泰五路88号花样年.香年广场2号楼16F 电话:(028)8686 9888 传真:(028)8777 3050 Email:yuanxusc@yx-lawyer.com
网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