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元绪律师事务所被授予第五届全国法律援助工作先进集体
四川元绪律师事务所

业务领域

您的位置:首页 > 业务领域 > 刑事诉讼部 >

找出证据链漏洞,无罪辩护成功

来源于:元绪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7-04-25 09:58:27

朱某抢劫案

 

关键字:抢劫 证据链 无罪辩护
 
一、案件亮点
“罪刑法定”、“罪刑相适应”等法定基本原则的确立,要求在刑事审判中,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证据必须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在朱某抢劫案中,辩护律师在对指控证据的审查中,敏锐发现了相互存在的矛盾,找出了证据链条的脱节之处,从而对该项指控罪名实现了无罪辩护。
二、基本案情及操作难点
被告人朱某系从事抽奖诈骗活动团伙的组织者,其纠结8人实施“摸奖卖钙片”的行为,即在一个空的方便面盒子内放置自制奖票,抽到“6”以外的数字就中奖,如果抽到“6”就让对方给钱,并给对方一瓶“钙片”。而实际上,因其他号码都控制在自己人手中,抽奖的人只能摸到“6”号。其通常通过租赁面包车前往工地或者附近,对民工或者路人进行行骗。车上平时备有钢管,如果行骗遇到麻烦或者被发现便用钢管殴打对方让其不敢报警。
本案中,公诉机关对其进行了两项犯罪行为的指控:其一,指控其寻衅滋事。该团伙于2009年11月在摆摊行骗时,因认为被害人干扰其行骗活动,八名被告即持钢管将被害人及同行的2名民工打伤。其二,指控其抢劫致人死亡。2009年12月,两名民工田某与伍某在工地附近抽奖摊抽奖,在分两次交给对方抽奖押金200元后,伍某将身上的2300元拿在左手,摆摊的一把将其左手的钱抓住,伍某未放手,双方发生抓扯。随后,旁边冲出6、7人持铁棍殴打二人并抢走钱物。田某头部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公安机关将作案者锁定为一早一晚以面包车为交通工具的抽奖诈骗团伙,并在案发地附近布控抓捕,其后将除朱某在内的一伙行为人抓获,并在其车上搜获有关行骗物品、钢管等物品。                                                                                                                                             
对于2009年11月的寻衅滋事指控,由于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对此不存在异议。但是对于2009年12月的抢劫指控,辩护律师与被告人进行深入沟通,并认真查看分析相应材料,最终确定对这项指控进行无罪辩护。而如何找到证据链的漏洞,则成为了本案的操作难点。因为从已有证据情况看,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有另一被害人伍某的陈述,其遭遇的诈骗团伙与朱某一伙在诈骗行为方式上颇为类似;有另外几个被告人的供述(尽管相互存在矛盾之处),案发当日其确实外出行骗,并与人冲突后用车上钢管殴打对方;有证人证言,朱某团伙经常在当地开展诈骗活动,附近群众也对其行为进行了指证;有物证,办案民警从车上搜出了钢管等作案工具。因此,怎样从已有的材料中找出矛盾点,需要从细节入手,仔细查找,进行深挖。
三、解决方案
经充分把握案情,在对现有材料细致分析的基础上,辩护律师精准找到了突破口,梳理出了本案的解决方案,并向法院提出了辩护观点,即:本案证据链并不完整,并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2009年12月7日被害人田某抽奖时遇抢被打系朱某团伙等人所为。具体提出了如下几点论证:
第一,物证方面,并无直接物证证明被害人田某系本案各被告人所伤。首先,从凶器上说,在各被告人平时所用的面包车上所载钢管抽取的血迹与斑痕与被害人的DNA并不一致。据此,辩护律师提出,被害人系被钢管打伤致死,但钢管系种类物,并非特定物,本案实际上并未找到凶器。其次,案发现场提取的烟头上并未检验出各被告人的DNA样本,因此,也无直接物证可以证明各被告人到过案发现场。所以,从物证方面讲,并无直接物证证明被害人田某系本案被告人所伤。
第二,证人证言方面,辩护律师明确提出存在的漏洞:几位证人,要么并未看到案发经过,要么在现场,但无法指认打人者,其证言对认定案件事实意义不大。其中有位证人虽然能辨认部分打人者,但其在证言中明确陈述其记不清具体的日期,因此,这少了最重要的一个元素也就是时间要素,无法证实12月7日被害人田某被打一事系该团伙等人所为。由于在当地存在大量类似的摆摊抽奖行骗团伙,各被告人也曾到过案发现场摆摊,因此,该证人的供述值得推敲。
第三,被告人供述方面,也存在瑕疵,各被告人供述中,或者否认在案发现场附近摆摊抽奖,或者表示记不清具体时间,并且,作过有罪供述的各被告人在庭审过程中均表示其在侦查机关的供述不是真实的,因此,辩护律师提出,其供词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是有瑕疵的,法庭应当对各被告人的供述结合其当庭陈述进行综合认定,不能片面采信其有罪供述。
第四,从细节上讲,本案的指控证据中,辩护律师找出了各类证据之间以及同种证据之间在关键事实问题上的相互矛盾之处,进而提出,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一是被害人被抢的钱的金额问题。两位证人陈述被抢的是2500元,或者是“一沓钱”,这与承认犯案的被告人供述并不一致。各被告人均表示所得是三百多元。二是抽奖行骗方式问题。另一被害人伍某陈述案发当天所抽的固定数字是9,且方式是抽中一次九押100元,并且从未提过出钱购买钙片的事。这与各被告人常用的以及交代的抽到6号就花钱买钙片的方式并不吻合。到庭的各被告人在回答公诉人和辩护人提问时,也均陈述他们采取的一贯抽奖方式是抽到6号出30元买钙片,抽到其他数字就赠送物品。三是案发经过的问题。伍某陈述,其与被害人田某在抽奖时摸出了剩下的2300元后被摆摊抽奖者直接抢去,发生争执后被打。而被告人供述的过程是:“那个民工就有300元左右在敏娃(注:敏娃系该诈骗团伙成员之一)手里,和这个摸奖民工一起来的另外一个民工也就是后来被打伤的民工就说这是假的,摸了要遭,于是摸奖民工就喊退钱,敏娃不退,这个摸奖民工就准备抢敏娃手里的钱……”另一当事被告人供述与这一被告人的供述基本一致。因此,证人对案发当天案发经过的陈述与被告人的供述完全不一致,无法相互印证。
为此,辩护律师提出,伍某作为最重要的现场证人,其证言证实了当天抽奖的具体情况以及与凶手发生争执的过程,但其不能指认打人者。因其是被害人的工友,亲历了整个事件,因此,其证言的可靠性较强,虽然其未能指认抽奖行骗及打人者,但其对关键事实的描述应该是真实可信的,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从他的证言中可以获取的有效且重要的信息有:一是案发现场的具体位置与案发日期,时间;二是被抢的金额是2500元;三是参与抽奖的过程是交押金参与抽奖,抽到9号就交钱,抽到其他号就退钱;四是其与被害人是在摸出剩余的2300元时被行骗者看到从而进行直接抢夺的。这些信息均是认定案件事实最关键的证据。然而,从现有证据来看,各被告人的供述对这些关键事实的供述均与证人的陈述不一致,不能相互印证。因此,本案中,没有直接物证,证人证言与被告人供述在关键事实的陈述上存在分歧,被告人供述之间也存在明显不一致的地方,基于以上理由,本案并未达到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没有排除合理的怀疑,因此,认定12月7日被害人田某被打一事系该团伙等人所为证据不足。
四、案件效果
本案辩护律师的观点,最终得到了法院的充分认可。在判决书中,法院对于2009年11月的寻衅滋事指控予以采纳,但对于指控的2009年12月的抢劫罪,法院则认为,现有指控证据存在疑点和不足,不能形成证据锁链。“指控的抢劫犯罪不能成立的辩护意见,与本案审查查明的证据情况相符,本院予以采纳。”其后,公诉机关提起抗诉,辩护律师也相应提出了答辩意见,最终公诉机关进行了撤诉。被告人对判决结果表示认可接受。
五、律师后语
本案例无罪辩护取得成功之处,在于从细节入手,找到了证据链的漏洞之处,这为以后的相似情况提供了借鉴。刑事辩护难,无罪辩护尤为难。从现有的审判模式看,在刑事案件中,律师取证在实践中被严格限制,律师只能通过与被告人的交流了解情况,只能从侦查机关提供的资料中去获得信息,寻找突破。这给律师成功辩护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因此,做好刑事辩护,要有严谨的论证思维和敏锐的眼光,注重从细节着手一一论证,从而在提供的既有材料中,找出矛盾之处。而从社会意义上讲,无罪辩护案例的成功则是对后来者的鼓舞和激励。在法院有罪判决率居高不下的背景下,无罪辩护成为了律师在刑事辩护中的一条“钢丝”,有敢踩者,但成功走过去的却是寥寥。但是近年来,通过对一些冤假错案的相继平反和深刻反思,却在鼓励律师要敢于踏上这条钢丝:过去长期以来“有罪推定”的潜意识下,被告人都是有罪之人,律师就是在替这些“坏人”开脱,而现在,人们也逐渐认识到,律师在庭上的发言,有时候也是为了让那些蒙冤之人有一个机会。因此,在法治进程不断加快的当代,希望越来越多的律师勇于站出来承担责任,在法庭上大胆地为公平和正义谏言。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数据
版权所有:元绪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1993~2012 Yuan Xu Law Firm 蜀ICP备14026961号 Powery By KHSoft
北京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1号四川大厦东塔楼24F 电话:(010)8833 7506 /8833 7507 传真:(010)8833 7508 Email:yuanxubj@yx-lawyer.com
四川地址: 成都市高新区吉泰五路88号花样年.香年广场2号楼16F 电话:(028)8686 9888 传真:(028)8777 3050 Email:yuanxusc@yx-lawyer.com
网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