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电话:400-1022-888
您的位置:首页 > 业务领域 > 知识产权部 > 正文

浅析以物抵债合同

作者:admin 来源:汪亚超 时间:2017-11-16 15:47:11 点击次数:2618
以物抵债合同在我国法律体制的特殊性在于我国债法上并无以物抵债的有名合同,但在实务中当事人采用以物抵债的形式却丰富多彩,十分复杂。以物抵债合同没有较明确且完善的规范制约,又与有些现有法律制度十分相似,导致在实务中风险点较难把握,司法裁判观点大相径庭。本文系在现行法律规范的框架内,通过对比论证的方法阐述一些对该法律行为的个人思考与见解,为揭开以物抵债合同的面纱尽一份微薄之力。
一、以物抵债合同
本人正在参与办理的一起房地产开发企业破产案件中,有大量签署以物抵债合同的情形,原因无外乎两种:一是双方当事人无法采用我国法律规定的法定担保形式,债务人以这种方式向债权人提供一种“担保”,一般会在以物抵债合同中约定当债务人履行完原定债务后,债权人返还该物。此类以物抵债合同是为融资提供“担保”,比如现实中经常出现的名为买卖,实为借贷;企业为融资签订的名股实债股权转让协议等。由于这种“担保”方式并非我国法律规定的有效担保方式,因此不能将其认定为担保合同,其外观及本质依旧是以物抵债,当事人极有可能在无法获得清偿时欲按此合同取得以物抵债标的物。二是债务人已出现无能力还清债务的迹象,通常情况下是无法以现金方式偿还债务,债权人欲以签订以物抵债合同的方式尽可能保障自己的债权得到清偿。此类以物抵债合同是合同债务人与合同债权人达成新的合意,签订债务人以他种给付方式代替原定给付方式而消灭原有债务的合同。
司法实践中的以物抵债,如果不经其他证明材料佐证,很难发现当事人当初签订此类合同的真正原因,有时从以物抵债合同的外观看,仅仅是一个房屋买卖合同或者股权转让合同。以物抵债的复杂性及多样性还不止如此,根据抵债协议设立的不同时间,可以分为:债务清偿期届满前的以物抵债和债务清偿期届满后的以物抵债;根据抵债物的权属是否转移,可以分为:已发生物权变动的以物抵债和尚未发生物权变动的以物抵债;根据抵债物的不同形态,可以分为:动产以物抵债和不动产以物抵债;根据以物抵债在诉讼的不同阶段,可以分为:诉讼前的以物抵债、诉讼调解中的以物抵债和执行程序中的以物抵债。
我国现行法律不可能对上述所有情形进行系统性的规定,而以物抵债行为在实践中又十分丰富多彩,因此以物抵债的法律性质、效力均较难把握。
二、以物抵债与相似概念的辨析
(一)以物抵债与代物清偿
以物抵债合同是诺成性合同还是实践性合同在理论中分歧很大。本人认为以物抵债合同认定为诺成性合同为宜。而这也是以物抵债与代物清偿的区别,代物清偿是一种实践性法律行为,债权人受领他种给付后双方当事人债权债务即归于消灭,双方当事人目的也仅仅是为了清偿旧债,也就是说,并不会产生新债。而以物抵债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约定的新的债权债务关系,或者说是原债权债务的一种附随债权债务关系。一般情况下,如果双方当事人以他种给付清偿原债为目的,且已实际交付转移标的物,又不侵犯第三人合法权益的,该类行为应属代物清偿,双方原债消灭。而如果仅仅签订了以物抵债协议,并未实际转移标的物,或者实际转移了标的物,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债务人履行原债后,债权人需返还该标的物,则应属以物抵债合同,双方的旧债未灭,新债未清。
以物抵债合同虽为诺成性合同,但如果债务人并未交付以物抵债标的物,又是在诉讼前达成的以物抵债合同的,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债权人一般无请求交付以物抵债标的物的请求权,即此类以物抵债合同一般无可履行性。散见的法条及在司法实践中均认定应以基础法律关系(即原债)认定双方法律关系。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 24条规定:“当事人以签订买卖合同作为民间借贷合同的担保,借款到期后借款人不能还款,出借人请求履行买卖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并向当事人释明变更诉讼请求。当事人拒绝变更的,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如果是在诉讼中达成的以物抵债《调解协议》或者在执行程序中双方达成的以物抵债《和解协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当事人是可以请求履行该《调解协议》或者《和解协议》,即此类以物抵债合同能够履行。
债务人交付标的物的以物抵债合同,债务人如果按原合同履行完合同义务后,能否请求返还以物抵债标的物。对于该法律问题,并无法律明文规定,但本人认为本着公平公正原则,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基本原理,在以物抵债合同有效的情况下,债务人请求返还以物抵债标的物的,应予支持。
(二)以物抵债合同与合同的变更
合同的变更是指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变更合同的行为,通常包含主体、内容或者客体的变更。以物抵债合同与债的客体变更在表现形式上非常相似。但两者很细微的一个差别是债的客体变更会消灭旧债,即在合同中一般会有结算旧债的条款,并明确约定按新成立的债权债务关系履行义务。合同的变更是受法律保护的,而以物抵债合同在我国现行法律框架下争议较大,仅仅因为一个关键条款的差别,法律风险便会放大数倍。比如双方原为借贷法律关系,经过合法结算并明确约定双方借贷关系终止,按新的房屋买卖合同关系履行债权债务,此为合同的变更,受法律保护,债权人可以请求法院交付房屋。如果仅仅签订了以物抵债合同,即使当事人是以终止旧债,或是以他种物抵偿旧债为目的,法院也很可能不会支持债权人要求交付标的物的请求。
(三)以物抵债与债务的抵销
债务的抵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有明文规定,债务抵销系当事人互负到期债务,该债务的标的物种类、品质相同的,任何一方在通知对方主张抵销债务后,双方债务即归于消灭。标的物种类、品质不相同的,经双方协商一致,也可以抵销。债务抵销与以物抵债合同的一个根本区别是当事人是否互负到期债务。以物抵债合同具有一定的从属性,更像是原合同的衍生合同,双方当事人并未互负到期债务,与债务抵销区别明显。
(四)以物抵债与流质(流押)契约
流质(流押)契约是指质权人(抵押权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质押人(抵押人)与债务人约定不履行到期债务时质押(抵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明文否定流质(流押)契约的效力。如果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签订的以物抵债协议,似乎是违反禁止流质(流押)的规定,但以物抵债合同毕竟不是物权担保合同,不具备担保效力,不能直接将物权担保合同的规范适用于以物抵债合同,否则有违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及法无明文禁止即允许原则。因此,不能简单的认定债务履行期届满前当事人签订的他物给付《还款协议》就是无效的。合同虽有效,但依然有上述已经分析的无法请求交付标的物的困境,且该问题在理论界及实务界争议很大,此观点也仅代表我个人观点。
三、以物抵债合同风险防范
现实生活中,以物抵债合同表现形式多样,合同效力认定十分复杂。两个以物抵债合同内容完全一致,但因基础法律关系或其他一些因素的差别,合同效力可能就会不同。以物抵债无担保能力,并无法定优先受偿权,也不能对抗真实买卖的第三人,且债务人签订数份以物抵债合同的可能性极大,债权人在未取得以物抵债标的物所有权的情况下,合法权益很难得到保障。债权人若以担保自己的债权为目的的,应尽量取得法律认可的有效担保,而不是仅仅签订一个以物抵债协议;债权人若以扩大自己受偿财产范围为目的,在不侵犯第三人合法权益,不违反相关法规的情况下应尽量直接取得债务人干净的资产,使自己的合法权益获得保障。当事人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在签订此类合同时应具备一定法律风险意识,注意设计合同条款,否则以物抵债合同可能仅是一纸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