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电话:400-1022-888
您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件 > 正文

紧扣证据链、严把生死关

作者:汪梦阳 来源:汪梦阳 时间:2017-10-23 16:38:11 点击次数:895
       一、本案亮点
       本案二审辩护律师以完整的证据链和有力的论证通过庭审实现了辩护目的,省高院二审法庭报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接受了律师的辩护意见,在关键事实的认定上,创新性的采纳了虽在我国刑法中没有规定,但在西方法律和审判实践中并非少见的理念,将“激情杀人”观点写进了判决文书,并据此将一审的死刑判决改判为死缓。本案实践经验,对于类似案件的辩护具有借鉴意义。
       二、基本案情
       2015年8月某日14时许,居住于宜宾珙县某安置房的本案被告人——25岁的男性黎某与1岁儿子闲暇在家,其年仅3岁的邻居——本案被害人周某独自来到黎某住所玩耍,周某在与黎某儿子争抢玩具时,将黎某儿子推到在地致其后脑部碰一小包而大声啼哭,黎某见状心生气愤,遂用双手扼住周某颈部用力摇晃,不久周某口鼻流血倒地窒息而亡。周某倒地后,黎某未采取任何救助措施,也未报案自首,而是送走儿子后到亲戚家借来电瓶车,在用刀在周某颈部割了一刀后,将周某尸体用编织袋包裹塞入电瓶车尾箱运到一共有老式厕所,丢弃于粪坑内。案发被捕后,黎某如实交代案情。认罪态度较好,向死者家属赔偿1万6千多元。黎某杀人分尸并抛尸于粪坑的行为曝光后激起一定民愤,受害人数十名邻居联名上书司法机关要求对凶手处以极刑,一审判决认为黎某犯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犯罪后果极其严重,决定判处死刑。黎某以量刑过重提起上诉。
       三、控辩焦点
本案控辩双方争议的主要焦点及本案的难点突出体现于以下几点:
       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黎某作案时主观上具有杀人故意是否缺乏充分有力证据。这是本案控辩双方最大争议点,也是能否改变 一审判决的关键。
       2、对犯罪案件的发生,被害人是否具有过错。
       3、黎某如实交代犯罪和主动经济赔偿的从轻情节在量刑上是否应予体现。
       四、解决方案
       本案为法律援助案,接受省法援中心和律所指派后,律师尽快会见被告,查阅案件材料,认真研究案情、仔细寻找证据,最终抓住了本案的突破口、制定了周密严谨的辩护方案,提出了以下鲜明论点并做了充分论证:
       第一、指控被告黎某作案具有杀人故意缺乏充分证据,其依据理由如下:
       1、案件起因。依据现有证据证明,导致本案发生的起因是被害人与被告儿子为争抢玩具致被告儿子倒地后脑碰一小包的纠纷,这是生活中十分常见的鸡毛蒜皮似的邻里小纠纷,对于没有违法犯罪前科、并非脾气异常暴躁的正常成年人,这样的小纠纷不足以引发杀人动机。
       2、作案动机。据被告供述,被告气愤之下双手扼住周某颈部摇晃,是因为眼见儿子在自己家中被他人欺负而难免生气,扼颈摇晃的动机是为了教育被害人。既然是教育,其内涵绝不可能包含杀人之意。
       3、两家关系。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与被害人两家关系一直相处不错,从没有发生矛盾纠葛也无经济纠纷。
       4、被告与被害人关系。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对被害人一直很喜欢,作案当天被告带着儿子在商店买冰糕时,正好碰见被害人,便主动买冰糕给被害人吃。
       5、作案手段方式。被告作案并未使用凶器,双手扼住周某颈部摇晃时是站立在房子中间,并未将对方按来靠墙或按到在地,黎某缺乏医学和相关知识经验,并不知这样扼颈摇晃可致人死地。
       此外,对于被害人倒地后,黎某不采取任何救助措施的行为动机,被告的供述是当时以为周某已亡,于是惊慌失措,怕罪行暴露,并非是希望或放任其死亡;对于被告黎某对受害人用刀割颈行为的动机,被告的供述是想通过分尸缩小体积便于装袋运走,并非泄愤。司法鉴定证据证明黎某对受害人用刀割颈时受害人已死亡多时;对于黎某抛尸于粪坑的行为动机,被告的供述是附近未找到更好的抛尸场所,慌乱中藏尸于此是为掩盖罪行,并非进行侮辱或泄愤。对于被告以上几点供述综合全案证据分析不排除其具有真实性。公诉方也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以上供述与事实不符。公诉方和一审判决中关于对黎某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的认定同样缺乏有力证据证明。
       以上多点已构成完整证据链,足以证明被告人作案时本无杀人的主观故意。
       第二、被害人有过错。虽然被害人年纪尚小不懂事,其被害很值得同情,但是,现有证据证明被害人到被告家中,在与被告儿子为争抢玩具致被告儿子倒地后脑部碰一小包大哭不已的行为,客观上对导致本案的发生起到了不可缺失的重要作用。
       第三、被告可以得到从轻处罚。被告没有违法犯罪前科,归案后如实交代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在经济条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向被害人家属赔偿了1、6万元。根据刑法规定,被告上述情节系从轻情节,在量刑时可以考虑予以从轻处罚。
       五、办案效果
       本案二审辩护律师的庭审辩护意见得到了省高院审判法庭和审判委员会的高度认可,在二审判决书中,法院对黎某的犯罪行为认定为“激情杀人”,即认可了一审判决对黎某作案时具有杀人故意的认定缺乏必要的证据支撑,也认可了被害人的行为对导致本案发生具有一定过错,另考虑到黎某具有从轻情节,决定将一审法院对本案的死刑判决改判为死缓判决,至此,辩护律师对本案从轻改判的辩护意图得以圆满实现。
        六、律师后语
        根据西方法律规定,构成“激情杀人”有两个必需要件:一是被告人实施犯罪行为时主观上本无杀人故意;二是受害人有重大过错。“激情杀人”比“预谋杀人”在量刑上相对较轻。在我国刑法中,主观故意也往往是区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重要依据。可见,在刑事审判中对犯罪主观故意的认定非常重要。在我国司法理论研究中,对犯罪主观故意的认定主张有以下几种:一是侧重于被告供述;二是侧重于作案工具、手段、方式;三是侧重于犯罪结果。以上几种认定方式虽在审判工作中较好操作,但均有明显瑕疵。对犯罪主观故意最科学准确的认定方法只有一种,即全面考虑各种因素综合认定,本案辩护成功之处即得益于此。